lene

欧美杂食,盾铁all铁


你与他,似乎一出生便相识了。

城东那家破败的庙宇,是你们的安身之所,也是城里面大多孤儿的聚集地。

那里不能称之为家。

与你小时的沉着孤傲不同,他身上穿着破烂麻布,但笑容永远不会少一分。

“有小爷在的一口馒头,就有丫头的一口肉!”

当着那么多孩子的面,他亲昵地揽住你肩膀。

为什么你吃馒头,我可以吃肉?

因为我把肉全部留给你了啊!

你自己都没发现平日清冷的脸庞渐渐漫上红晕。


后来,你们没有吃上肉。

战争来了,连庙都被轰得粉碎。

你最后一次见他,他被炮火误伤,倒在了庙的门口,满身,满脸是血。

丫头别怕……你快跑,炮弹往这边炸了……

你没怕,但是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心脏里被挖了出去,难受得直掉眼泪。

你在他的身边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眼前都是白色。

小姑娘,你感觉怎么样?护士温柔地为你检查,仿佛是西方里说的天使。

你却想到,以后也没有人叫我丫头了。


十年就这么过去了,有一对善良的夫妇收养了你,幸运的是,这是一个富有的家庭,读书,成长,顺理成章地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直到那天,你在宴会上见到一位英俊

倜傥的年轻商人,宴会上的大人物们都被他的谈吐吸引,少女们故作矜持,也忍不住靠近。

你对他的兴趣远不及你对面前牛排的专注。

他偏偏坐在了你的对面。

他看你吃肉吃得津津有味,却只叫服务员上了个馒头给他。

丫头……

你如遭雷击。

他眼中流转的百般温柔,让你觉得十年的渴望,都不值一提了。

丫头,以后我都可以让你吃上肉了……








【双关】热 abo

关宏宇找到关宏峰的时候,情热已经进入了第一波。
空气中Omega的香甜气息似乎是被主人极力抑制住了,淡淡然的一点,却足以让赶到的Alpha脑仁一下下地跳动起来。
“哥,你没事吧?”关宏宇架起他哥,一大滩的水渍就顺着关宏峰的裤腿浸染成深色的轮廓,还滴滴嗒嗒地往下淌着。关宏峰半睁着眼确认是关宏宇后,就虚虚地攥着关宏宇的衣领,眉头死锁,连张口责怪关宏宇的力气都使不出。
妈的,真是个好问题!
关宏宇在心里抽了自己一下,连忙掏出了抑制剂推进了人的体内。冰凉的药水冲破躁热的血液,逆流而上,像是锋利的冰刃要把关宏峰生生劈开。关宏峰痛苦地缩成一团,关宏宇只能死死地抱住他,心疼至极。
巷子里Alpha的气息波动很大,浓烈中还带着一股生人莫近的杀气。
“宏宇……”
“哎哥,哥我在这!”
“没用了……”
“啥没……”
关宏宇突然嗅到了浓烈的气息,森林的清爽混着一点的酒味,他哥的味道不受控爆发在窄窄的巷子里,撕裂着他的理智。
“情热已经开始了,没用了……”关宏峰艰难地把话说完,关宏宇却置若罔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接着就像只大型尖一样在他身上嗅来嗅去,手掌有意无意地滑向那个隐秘的入口。
关宏峰气得一巴掌盖在了扣在人后脑勺上,“关宏宇!”
“哥……”
“哥哥……”











这是啥时候写的了???我的妈呀??

漫威电影:

一组CE在2015年为运动品牌拍摄的夏季款型录高清大图。最后一张是冬季型录里的,因为太好看就一起发上来,特别英俊。今天桃子生日,生日快乐呀😘

如果这都不算爱(估计有车,题目瞎取,拉郎到害怕)

*ooc  ooc   ooc!!!!!我爱他们,但真的控记不住记几!
*下篇才有车吧
*妈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的拉郎给我打了一缸鸡血!!!
*求留言!!!

以上!
————————————————————————————
     扁鹊捣着磨砂砵子里绿色的草药,空气中逐渐弥漫着独特的清新香气
     清心解毒凝神固气,嗯,酒鬼专用。
     正好了,最适合李白那个小混蛋。
     李白?关李白什么事?!!
     李白……李白……有什么好的啊他……
     一个名字被苍白的青年反复在唇边轻喃。
     扁鹊在心底暗自唾弃了下自己的胡思乱想,手上却仔细地把第一百颗解酒丸放进了琉璃样的小瓶子里。
     应该能保护他一阵了……酒,喝多了也伤身。
     药谷里冷冷清清的,门外的采药童子也不敢惹恼了屋里阴晴不定的药师。
     所以自然也没人看到白皙得透明的俊脸上极速略过不自然绯红。
     李白啊李白……
药师极为认真地吐了一口气,似是要把胸中所有的灼热都消耗出来。
    “哎!?李白哥你不能进!”
     门外童子咋咋乎乎地叫唤着,竹门却早就被剑鞘拨开。
     来人手上拎着一只米黄酒葫芦,白色的领子立得极为精神,额前一绺碎发放肆地飞扬着,锋芒四射。
     得了,自己也省得这功夫去找他了!
     “神医,小生这厢有礼了~”
     李白稍微一揖,倒是有模有样,乖巧得如同学堂里听书的学生。
     只可惜,还是没有藏好嘴角那一抹坏笑,好看的桃花眼都不自觉地上挑着。
     原来真是只狐狸啊……
     “咳!”
     扁鹊装着不经意地把琉璃小瓶一抛,“记好了,记错药的分量伤体可不关我事。”
     “多谢神医了。”又是一揖。
     “不过……”
     李白的身子一转,突然往前逼紧了一步。疏冷的青年无路可退,慌得下意识撑了下腰后的药桌。
    “神医,心病怎么治呢……我这儿,住了个爱折腾的小人,一天天地,净让我心疼……”
    温热的鼻息染在了扁鹊的睫毛上,李白抓着他的手,往心脏的位置按,干净的桃花眼里流转着暧昧不明的情愫。
    所以我有五千六百二十七种方法能让他变哑。
    扁鹊在心里狠狠压下在李白身上放毒的欲望,硬是别过了对视的眼神看,“没药医,等死吧!”
    好个登徒子!
   “谁说没有的……”
    李白的头越靠越近,两人的鼻尖都蹭在了一起。“神医,以毒攻毒,我的心病,也只需要那个小人一句服软,就好了……”
    扁鹊的心脏鼓躁地跳动起来,震得他耳膜都疼。
   “是吗?”
   声如蚊呐。
    午后的风和着融融的光热,穿过了药庐,常日里的渗人阴冷,也变得有些轻爽了。
“扁鹊,我走遍了山水,览遍了天下,我以为我可以在声色犬马中忘了你身上的药香,到最后,反而陷得更深了。”
    李白叹了口气,心一横,索性搂紧了扁鹊的腰,把头埋在了人的肩上。
   扁鹊身体一颤,僵硬得再也没了动作。
   李白无畏地想,可能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抱他了吧……来日江湖,他或许会厌我,憎我……就让我再多抱一会儿吧!
   很久很久,久到李白都要不舍地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的时候,一只微凉的手,犹豫着攀上了李白的背。
!!!!!
  “狐狸……你可总算,回来了……”
   李白的唇角,终于,又张狂地扬起。
   真险,赌赢了。







Tbc

















一对冷cp……〈哭唧唧只能自割大腿肉了〉

“这么做后,我们是背德的。”
青年美丽的金发在额上垂下一绺,阳光是不能照射在吸血鬼身体上的,Stefan金色的瞳子却光芒大盛。
喘息间的Damon看着青年横在彼此身体间的手臂,无数次虔诚又尊敬地亲吻着对方裸露在外的肌肤,“可是我们已经活了一个世纪了。”Damon睁开眼,灰绿的虹膜让Stefan觉得Damon成了天使,“最后一次,Stefan……这只能是你最后一次抵抗我了。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可以就这么停下……就像以前一样,没有人能伤害我的弟弟,包括我自己……”
“你知道吗……”Stefan抵上哥哥的额头,哑声道:“一个多世纪以来,我都秘密地活着。我知道这很冒险,但我必须要拥有你。”Stefan拉过Damon的手,放在了腰带上,:“我从不惧怕经历什么,我只害怕那不是你……”
Damon笑了,像看见了全世界。Stefan看着哥哥的领结,也跟着笑了起来:“我记得你也给我戴过领结,你可不是个称职的哥哥,妈妈都怪你给我打的结像团旧棉花……”
然后就再没有人说话了。他们闭着眼睛,两头饥饿的野兽撕咬在一起,一旦分开,就会死去。
Damon解开了腰带,他握住Stefan的腰间不停地摩挲着,急切地要掠夺走对方口腔里的空气。
青年的腿勾上了他的腰侧,空气里的火焰快要将他们烧化,吸血鬼很怕温度,可现在Damon却想去拥抱那团火焰。要是这么烧化了,也没什么不好的。Damon在撕碎了Stefan的裤子后,终于想起要给对方一点喘气的机会了。
“求你,哥哥。”Stefan流着泪,不知道在奢望什么。
“你该叫我的名字。”Damon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痛苦,他打断了弟弟,只是一遍遍地舔过泪痕。
我们不能这样,可我们必须这样。
天空在他眼前旋转着,剧烈地变幻成血红。下地狱吧,Damon抱着Stefan,他看到大片大片的玫瑰在他身下绽放开来,只要能拥有Stefan,那就下吧。
当Damon终于撞进了Stefan的身体里,他就再也不能想到什么。Stefan哭泣得更压抑了,同时声音里沾满了玫瑰的香味,“求你了,哥哥……”
他俯下身去,睡在了玫瑰花田里,他不知疲倦地啃咬着Stefan的唇瓣,野兽脚下踩碎了很多的花瓣。
他一遍又一遍地开拓着未知的领域,Stefan的手在他的背后用力地抓着,到了最深处,Stefan脸上痛苦地冒出了汗,他想停了,他不敢再动,玫瑰花田会起火的,然后把彼此都烧死。
可是Stefan只是捧着Damon的脸,把犹豫全都用唇堵了回去:“求你了,Damon……”
他的玫瑰花田接纳了野兽。
这一次Stefan叫了Damon的名字,不是哥哥。
Damon在Stefan无声的呐喊中把两人都送上了顶峰,Stefan终于不再哭泣了,他搂着Damon的脖子,笑得如同死去的蝴蝶。
“sorry,我们注定要一起下地狱的。”

Boom Clap!!(销售员AU)

也不知道能不能写下去∠( ᐛ 」∠)_但真的好喜欢这首歌啊!!!觉得两人都超适合的!!!
ooc  ooc  ooc……
迷妹放飞自我的摸鱼……
还是想写肉………………

(一)





“没门!!我才不会和这家伙出同一个任务呢!!天啊他TMD就是个上世纪的老冰棍!!”

Tony的手一把拍在面前的桌子上,嘴张得像要吞下个鸡蛋,以此来表示他的愤怒与惊谔。

旁边的金发大个子显然心情也不是很好,在看不到的地方,他眼角委屈地垂下了,蓝天般干净的眼睛里,闪着仿若被遗弃的金毛狗狗的受伤。

“languages!Tony!”不过金毛狗狗显然不想让主人……是Tony!发现些什么,所以他的语气又诡异地严肃了起来。“我们该听Fury的……”

黑得全身只有眼白在发光的光头导师一脸冷漠,一份文件啪一下甩在了Tony和steve的面前,“你们自己看看吧!这半年来你们都干了什么?!!”

Tony抢过红皮的计划书,碎碎念着翻开,“what ?!我可是为你创了最多的经济……”

然后Tony的声音就小了……

好吧,事实上Fury是对的,整份文件一共是325页,完美地结合了图文,生动又形象地说明了Tony和steve因为矛盾而导致的损失:部门相争,领导层分裂,甚至连公司的咖啡机都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坨废铁,据说是因为Tony觉得steve选的咖啡机太low,完全侮辱了他良好的品味……

上一秒还在说自己创收经济手段高超的金牌员工觉得脸有点疼。

这tm就很尴尬了……

“well……”Tony撇了撇嘴。不甘愿地把红皮计划书甩回了桌上,还打算挣扎一下,“那我也不能和steve去你知道的我…………”

steve其实想开口说点什么。

他觉得Tony太自大了,一点也不重视团队合作啊!!这一点也不神盾!!

但他的业绩真的好好噢,他说话的时候也很打动人!嘴唇带着点自然的血色,唾液总是弄得亮晶晶的……还有他的眼睛,噢steve总觉得里面藏了颗精致的焦糖球什么的,舔一舔会不会是甜的啊……

wait!!!!!什么玩意儿!!!steve你醒醒!!!
一脸正直的steve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画风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于是Tony看到的是steve正在用一种……他可以称之为痴迷?的眼神火辣辣地想把他扒光……他挺想知道下一秒他是不是该流口水了。

“steve你觉得怎么样?有什么疑问吗?”Fury话题一转,Tony总感觉他剩下的一只眼里正散着什么邪恶的光芒。
“啊?!啊好的!没问题……”刚回过神的steve不知所以地点了点头。

Fury欣慰地露出了八颗牙齿,tony觉得自己该一拳打上去了。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可告诉你们俩,这是个大客户,搞砸了你们谁都没好下场!”

Tony隐隐感觉自己被拖进了一个巨大的坑,因为Fury得意得连脑门都在泛着细腻的巧克力色光泽。

fury拉开门,浑身舒畅地走了,留下了两人大眼瞪大眼,静谧夹着空气中的尴尬让人窒息。

最终,Tony认命地看了眼面前的傻大个,十分明显地翻了个白眼。

steve也没上心,一个灿烂的甜心微笑展开,宽厚的手掌伸出:“合作愉快!”

小胡子男人盯着手掌好一会儿,嘴角嚣张地上扬了:“合作不愉快!”

自己手掌被steve的手掌包围着,两人的体温都快将彼此熔化。

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在两人的身边旋转了起来,金黄,温暖,张扬……



tbc

嘿~~~
这里是一只欧美微杂食的褶子!!!
大本命是RDJ!(没错!我铁罐就是辣么hot~)
盾铁  贾尼  铁罐中心都吃一点!!
漫威大法好!!!
EC  锤基   福华也大爱!!!
欢迎小伙伴们前来勾搭!!!虽然是个小透明但是要拥抱世界呀!!!
anyway~we will be friends !!!
扣扣:3465456667快来愉快地玩耍吧!!!
一起放飞自我吧!!!
鞠躬!占tag抱歉!!!

内战以后

起名废!!!啊啊啊啊😱






(一)

Hurt……
Pain……
sorry Tony,But he is my friend……
……So was l

Tony被肋骨挤压般的疼痛唤醒,那个往日里总是高傲自负的小胡子男人,此刻怔怔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双眸失焦。
“uh……”
“快去报告,lron man醒了!”
护士的脚步声一点点靠近自己,又急匆匆地远离,随即又是一群人的到来。
病床上的大猫奄奄一息,Tony试图自己撑着起来,但他感觉到好像有温暖的液体从腰测渗了出来。
stark天才知道自己这次的伤是好不了了。
有些伤,他打算留着。虽然还挺疼的……
但谁在乎呢?疼痛是个好东西,能让人记住很多教训。
人人都知道Tony stark是个混蛋。
医生来了,Tony能感觉到他们,但声音就像一块黏起来的浆糊,只有音节能让他辨识。
哦得了!伟大的钢铁侠才不是浪费时间在破解这种密码上呢!
Tony再次倒下前,他只记得一件事。
该好好休息了,天还没亮呢……

(二)
夜色阴沉,还是没有消散。
Tony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更清醒点。
“Tony?!”
“Who are you!?”lron man习惯地张开双手,警惕地观察着周围。
该死的黑色!他完全看不到对方!
“hey hey……Tony,is me”
“Cap?”
“Yeah……thanks God!”
steve是在床沿边醒的,他不记得自己守这有多久了,一星期,还是一个月,六个月?
如果Tony能看到此刻的美国队长,一定会用经典的stark讽刺狠狠地挖苦他。
胡子拉碴,头发像疯了的杂草般到处乱扎,连明亮的金色也变得黯哑了许多。
巨大的喜悦冲上头脑,steve甚至都忘了他们之间还有内战,就这么紧紧地圈住了Tony,紧得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用四倍的恢复力替他愈合。
但Tony记得。
梦里,队长的话就像一片厚重的阴霾,他怎么也逃不出。
Steve感觉到一股力量在推开自己,“Cap,let me go……”
“Tony l love you……”美国队长有点着急,他回来了,就再也别想走了。
“Too late……”
“那内战又算什么!罗德的伤又算什么!我们又算什么!”吼完了心底的愤怒,Tony觉有些疲惫,手撑着床沿不想让自己往下滑。
“So ……just let me go……”
不……
不可能……
“no way……sorry Tony,but you have to stay with me!”
“Bucky他已经重新沉睡,Now,Tony,we won't fight,and you are mind。”
Tony听着口气明显强硬起来的steve,隐隐感到有些危险不安。
“今天开始,我和你,不会再分开,你死心吧,我不会让你有机会联系到任何人的……”
“No……steve,you are Cap American……Don't do that……You will regret!”
Tony的第六感从来没有这么让他喘不过气,他甚至能感觉到队长正一点点吞噬着他,然后让他了无痕迹。
Scard……
Run!
大脑来不及判断,身体就率先作出了决定。
Tony跌跌撞撞地下了床,他不知道出口,但他必须逃离!steve的行为已经不是他的预想范围了。
“呯!”
该死的黑色!!!
Tony再一次感到了肋骨的重伤,冷汗直流。
steve抱起他,又回到了病床。
“这该死的黑夜!!!”Tony这回真有点绝望了。
steve复杂地望着Tony的眼睛,眼底秽涩不明。
Tony……”
焦糖色的双眼眼神勾人,此刻却径直穿过了steve放在跟前的手,毫无焦聚。
窗外天亮了。
Tony的黑夜仍未远离。








Tbc


*英文渣渣……快来挽救我!!
*定在铁罐受伤后改为队长救起,然后队长开黑!!!ooc严重!!
*下节预告:哈哈哈哈让监禁来得更猛烈些吧!!!队长完全黑化成九头蛇队长!!!!没错←_←我已经被他们虐到一点也不想管内战他们就是只负责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而已










以上是一个丧心病狂的迷妹눈_눈

just 练练……

秦少洵脸色成功被我从红润给整成了乌青,再到酱紫,隐隐的,还有两条青筋从平润的额角暴起。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铃儿响丁当之势,抓起给他打水的盆子就倒扣在了头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但愿不要把脑袋打个坑出来,我好歹也是个小美人,死得太难看佛祖就认不出我了……
你问我怕啥?
笑话!秦孔雀混了那么多年的江湖,你以为是白混的?!
不过在他的爆发之前,我发现我严重地犯了个错误……
“哐当!咚……哗……”
温暖的水流一点点从我头皮溜过,我只感觉到额前的碎发被黏成几瓣龟裂的小条,然后……就是精心化好的眉被染得一塌糊涂,用老爹的话来说:
被拔光毛的鸡都比你好看!
秦少洵似乎先是怔住了,然后……我发誓他的毕生武功绝学就全部被他在憋笑这件事上了。
我看着他的脸颊又从苍白变得红润,最后实在喘不过气了,单手握拳掩着,才勉强装出冷清的模样干咳了几声。
他嘴唇嗫嚅了半天,我猜他是搜肠刮肚地想要用些市井小徒的俗话来讽刺我,却化作终究无奈地摇头。
“王子浣……”
“在呢……大爷有何吩咐!”我学着店小二哈着腰,笑得一脸温暖荡漾,一幅欠揍的贱骨头。
“滚!”
气壮山河!余音绕梁!
“好嘞~”我一脸顺从地小步退到门外,没忘给秦孔雀留下个妖冶风情的背影,当然他也不是很想看到,毕竟晚饭吃得不多,吐着吐着就该没了。
关上房门的一瞬间,我还是暗自舒了口气,伤势不算严重,但明天要请大夫再来一次。药钱也该不够了…………我在脑海中盘算着明天的安排,但渐渐的,就只剩下了那张好看的脸,冷冰冰地盯着我看。呸呸呸!老天爷!叫你送我个妖孽美男,不是真叫你送个大!妖!孽!给我!天啊!这样的生活臣妾做不到呀!!!!!
我抱头痛苦地干嚎一声,想要自我了结。但生活如此美丽,怎么能整天死啊死的!
于是我在秦孔雀的房门口睡着了,还舒服地打了个齁。
秦少洵……老娘和你没完……
矇眬中,我看到秦少洵抱起我,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