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e

欧美杂食,盾铁all铁

本文小色气,作者文笔渣,各位看官有看法的一定要提出,首次写这题材!!

最后!!!!吸血鬼是我真爱啊啊啊啊!!!!

以下正文!慎入!不喜勿喷!

————————————————————————

“先……先生……你慢点……”

夜晚总是藏着猫腻,犹其是那些黑暗中的不凡的利齿,这时也会一点一点苏醒。

明诚的西服领口被半推搡到白皙的肩头,露出精致有形的锁骨在寒风中赤裸着,随着身体起伏,微微颤抖。

感觉到血液的过快流失,明诚也顾不上往日里的敬意,一把要推开颈窝处的男人。

修长的手兀地被另一双手包覆。

冷冷的寒意让人无从反抗。

明楼看着眼前迷茫失神的人无力地被自己抵在墙角边,瞳仁里层层水雾。像极了被捕的小鹿。

明楼嘴角轻挑,渐渐停下,似是恶作剧般地,没有再继续吞噬,灵活的舌头在噬咬的地方一圈圈打着转,层层水渍在满月映衬下闪着银色的光芒,暧昧不明。

颈窝传来舌苔颗粒的粗砺磨擦,轻柔却又带着刺激的痛。

“嗯……!”

明诚控制不住压抑,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吟泄出了口。

明楼却细致地捕捉到了这一声,瞳仁里血色暴涨,仿佛要滴血,变得愈发深邃。

“阿诚,要叫我什么?”

阿诚晕乎之间想到了什么,打起灵台最后一丝清明。

“知道了……大……大哥……嗯!”

又一阵尖锐的痛。

“阿诚真乖。”

男人好听的声音低得深沉,如同狩猎人开枪前的十足耐心。

满月夜可真长啊……

阿诚,你又可有足够的耐心陪我走过这一幕黑夜?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