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e

欧美杂食,盾铁all铁

这是一篇肉沫!!!一篇肉沫!

陈赫狠狠地啃上了李晨的下唇,毫无章法地想要撬开对方的口腔。

丝丝清冽的红酒味在两人气息中弥漫,仿若嚣张的剑戟攻城略地,又像情人的触手温柔缠绵。

真像只发怒的小奶狗。

在陈赫偷着换气的间隙,李晨还饶有兴趣地瞄着眼前的男孩。

绯红的脸,压抑的微喘,水光泠泠的眼神里只剩下了自己的倒影。

一切都只想让他狠狠地占有他的美好。

“嗯!……”

李晨眼神突然暗沉得吓人,喉结滑了滑,一使劲就反身把陈赫压在了墙上。

陈赫眯着眼,努力想要忽略颈脖间湿滑黏腻的感觉。

“嗯……!李……李晨,你到底还要不要老子了!”

脖间的动作有了瞬间的迟钝。

陈赫有点醉了。

他觉得醉了挺好的,至少能没羞没躁地向李晨说出那么久来的脆弱。

李晨本来还纳闷着自家的猪今天怎么就突然那么热情了呢,一听,心中就暗暗偷着乐了。

“赫赫吃醋了~”

一阵暖风夹着沙哑的气音,直勾勾地冲着耳蜗而去。

陈赫两腿一软,靠着墙的身子在这强大酥麻感的刺激下,晃晃了两下就要往李晨身上倒。

李晨一把扣住眼前人的腰,托起身体就往肩上扛,大步走向卧室。

被颠得不乐意的陈同学蹬了两下腿表示抗议。

“啪!”

很快,一声清脆的响声在陈赫的臀肉上炸开。

“痛!”

“你不想待会我弄得你更痛的话就乖乖听话。”

李晨无视肩上那只猪的嗷嗷叫,又在陈赫的臀肉上掐了把。

“咔嗒。”

卧室门被锁上了。

陈赫本来有点晕乎,一下被丢在床上,还摸不清头脑,结果一对上李晨撑在自己上方像块钢铁一样的身躯,脑子一下就清醒了。

他对上李晨发着绿光的眼神,看到了一只待宰的猪。

那只猪还挺像自己的。

“赫赫,你猜我还要不要你呢?”

“……我不知道。”

死前的鸭子陈赫还打算挣扎一下。

“那我来给你解答一下吧,首先,我要你这……”

“李晨!!!李……嗯~别……别往那弄!!嗯啊!……”

那一晚,陈赫同学身体力行地验证了李晨是如何“要”他的……



——————————————————————————————————我是全猪宴分界线~


第二天陈同学一边扶着酸痛的腰,一边没好气地用眼神扫射旁边笑得一脸满足,精神抖擞的李晨。

“赫赫,我那么要你,那你呢?你要我么~”

“……李晨你给小爷我滚!!”

门口砸来一只恼羞成怒的枕头,李晨好心情地在陈赫炸毛前去厨房做早饭了。

门内的人在床上脸爆红了一会,嘴角却缓缓舒展开来,轻轻勾起。

醉酒伤身啊~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