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e

欧美杂食,盾铁all铁

老有所依


大清早的,村子里有些冻人。

但李晨还是披了件黑色外套早早起了,习惯性地要做饭。戴着副厚重的老花镜,厨房里烟气缭绕,让他有些看不真切了。

还是老啦,年轻时那么利索的一个人……

李晨停下,颇有些英雄迟暮的感慨。

说什么呢?你个老李头!

陈赫难得的没赖床,一路就循着锅铲铿锵的声音懒懒地趿了过去。

五十多岁的人了,撒起娇来却一点也不含糊。有些斑白的头发往爱人的脖子间一蹭,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双手从后背搂过李晨,就这么软软地靠在李晨身上。

李晨动了动,身上的人就是死不撒手。

一旁的蒸笼蒸上饺子,在小小空间里呜咽着水气 ,将两人围在了一起。

李晨想,好像也没有那么冷。

想到冷,李晨侧过身子,拉起陈赫的手就是一顿狠搓!
叫你起床多加件衣服!都多大的人了跟小孩似的……

李晨一急,语气就有些重了,眼里却全是心疼。

对面的老人看着李晨的蹙眉就想起了年轻时自己给爱人起的称号。

真是……晨妈。

他陈赫的晨妈。

温暖触感从微凉的指尖上传来,陈赫很享受地眯起眼。

这不是有你护着我呢。

李晨是最受不了陈赫无赖的时候,嘴上说着说着,就动起手。

哎呦呦——晨哥别敲我头,我知道错了!!

陈赫赶紧抬手往头上挡着,嘴上连连讨饶,缩起脖子就想溜。

不过意料中响亮亮的爆栗没落下,肩膀倒是一沉。

是李晨刚穿身上的外套。

想什么呢!

李晨无奈又好笑地嗔了陈赫一下,轻轻地把爱人举过头顶的手放下,又轻轻地在猪的额头上烙下一个吻。

好像今天还没说早安。

说这话时,李晨嘴角幸福地勾着,眼里是一片恬静的湖泊,又全是陈赫的倒影。

陈赫清清嗓,便很是认真地唤了一句。

早安,李晨。

端正的语气倒不像是他了……

陈赫不自然地想要咳嗽下,掩住满面羞恼。下一秒却被人圈住了。

早安,陈赫。

李晨紧紧地抱住了爱人。

英雄也好,时间也罢,最后,终究都比不上两人醒来的一声早安了。

安静又从容。

李晨想,就这样吧。老去,死去。


时间在两人的拥抱中快要静止,气氛是动人的静谧。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陈赫犹豫下,才拍拍李晨的背。

晨哥,我饿了……

伴随着这话的还有一记响亮的咕噜声。

李晨刮刮人冻得有些俏红的鼻头,又啄了下的嘴角。

知道了,去客厅坐着,开饭吧!

陈赫一声欢呼,活蹦乱跳地跑出去了,睡衣上的蓝胖子一如他的主人,笑得没心没肺。

李晨端起刚出锅的饺子,收拾了碗筷,也跟了上去。


窗外,是金色的阳光,温暖多情。






























————————————————————————————————————你准备好了么?高虐来袭~—————————












“赫赫,你最爱吃的饺子给你带了,至于小龙虾你也不要嘴馋了,对你胃不太好,毕竟年纪大了……”

医院的病房里,老人拄着拐杖,唠唠絮絮不肯停下。


“哎呀…………晨……晨哥……我都听你的……不吃了……不过我想看看电视,那……那里有盘碟子,你去放了吧……”

陈赫想撒个娇,听了三十多年耳朵早就腻了,但戴着呼吸器,说话都有点艰难。李晨颤巍巍地俯下身,才能勉强听清。

“好……”

碟子里是他们多年前两人一起去录的笨熊,视频里满满都是陈赫的各位各样的大笑。

“我跟晨哥在一起有安全感~”

“我真的没有信心……”
“有我!”

“你敢亲我么?”

回应陈赫的是自己被逗到满地打滚的身影。

李晨笑着笑着,眼眶就有点发烫。

“你看你以前,老跟个小孩似的……”李晨紧紧握着陈赫的手,好像一松开,人就会飘走。


“晨哥,你……你别烦我…走了后,你……你也得好好的……去找儿子…………你别心急……我会……会等你的……”


陈赫说完这句,感觉胸腔里的空气被全部抽走。



然后,他摘下了呼吸器,声音轻到几不可闻。


我爱你。


李晨一向不好使的耳朵分明听到了,悲伤几乎要将他掩埋,脸上却还是笑着,一如多年前电视里的自己对他笑着。

我也爱你。

陈赫满意了,释然地笑了笑,慢慢地回握住了李晨的手。


嘀————————————————


我爱你,李晨吻了吻陈赫安祥的眉眼。眼泪还是滚烫地点在了陈赫的额头上。



































对!我就是第一次写刀子你打我呀∠( ᐛ 」∠)_

























































评论(3)

热度(15)

  1. LCHle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