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e

欧美杂食,盾铁all铁

如果这都不算爱(估计有车,题目瞎取,拉郎到害怕)

*ooc  ooc   ooc!!!!!我爱他们,但真的控记不住记几!
*下篇才有车吧
*妈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的拉郎给我打了一缸鸡血!!!
*求留言!!!

以上!
————————————————————————————
     扁鹊捣着磨砂砵子里绿色的草药,空气中逐渐弥漫着独特的清新香气
     清心解毒凝神固气,嗯,酒鬼专用。
     正好了,最适合李白那个小混蛋。
     李白?关李白什么事?!!
     李白……李白……有什么好的啊他……
     一个名字被苍白的青年反复在唇边轻喃。
     扁鹊在心底暗自唾弃了下自己的胡思乱想,手上却仔细地把第一百颗解酒丸放进了琉璃样的小瓶子里。
     应该能保护他一阵了……酒,喝多了也伤身。
     药谷里冷冷清清的,门外的采药童子也不敢惹恼了屋里阴晴不定的药师。
     所以自然也没人看到白皙得透明的俊脸上极速略过不自然绯红。
     李白啊李白……
药师极为认真地吐了一口气,似是要把胸中所有的灼热都消耗出来。
    “哎!?李白哥你不能进!”
     门外童子咋咋乎乎地叫唤着,竹门却早就被剑鞘拨开。
     来人手上拎着一只米黄酒葫芦,白色的领子立得极为精神,额前一绺碎发放肆地飞扬着,锋芒四射。
     得了,自己也省得这功夫去找他了!
     “神医,小生这厢有礼了~”
     李白稍微一揖,倒是有模有样,乖巧得如同学堂里听书的学生。
     只可惜,还是没有藏好嘴角那一抹坏笑,好看的桃花眼都不自觉地上挑着。
     原来真是只狐狸啊……
     “咳!”
     扁鹊装着不经意地把琉璃小瓶一抛,“记好了,记错药的分量伤体可不关我事。”
     “多谢神医了。”又是一揖。
     “不过……”
     李白的身子一转,突然往前逼紧了一步。疏冷的青年无路可退,慌得下意识撑了下腰后的药桌。
    “神医,心病怎么治呢……我这儿,住了个爱折腾的小人,一天天地,净让我心疼……”
    温热的鼻息染在了扁鹊的睫毛上,李白抓着他的手,往心脏的位置按,干净的桃花眼里流转着暧昧不明的情愫。
    所以我有五千六百二十七种方法能让他变哑。
    扁鹊在心里狠狠压下在李白身上放毒的欲望,硬是别过了对视的眼神看,“没药医,等死吧!”
    好个登徒子!
   “谁说没有的……”
    李白的头越靠越近,两人的鼻尖都蹭在了一起。“神医,以毒攻毒,我的心病,也只需要那个小人一句服软,就好了……”
    扁鹊的心脏鼓躁地跳动起来,震得他耳膜都疼。
   “是吗?”
   声如蚊呐。
    午后的风和着融融的光热,穿过了药庐,常日里的渗人阴冷,也变得有些轻爽了。
“扁鹊,我走遍了山水,览遍了天下,我以为我可以在声色犬马中忘了你身上的药香,到最后,反而陷得更深了。”
    李白叹了口气,心一横,索性搂紧了扁鹊的腰,把头埋在了人的肩上。
   扁鹊身体一颤,僵硬得再也没了动作。
   李白无畏地想,可能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抱他了吧……来日江湖,他或许会厌我,憎我……就让我再多抱一会儿吧!
   很久很久,久到李白都要不舍地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的时候,一只微凉的手,犹豫着攀上了李白的背。
!!!!!
  “狐狸……你可总算,回来了……”
   李白的唇角,终于,又张狂地扬起。
   真险,赌赢了。







Tbc

















评论

热度(6)